佛教开放的生死观

 

    佛教开放的生死观

        ---无惧死亡 藏传佛教的生死观

 

    在西藏的传统中,死亡的时刻是比出生还繁忙 、还重要的时刻。因为这一刻将决定亡者是否能够在中阴处解脱以往生净土、或至少来生能够有一个好的去处,不堕落三恶趣等。因此,一个平静、不被打扰及勇敢的死亡不仅对一个修行者,即使对一个普通的众生来说都显得无比重要。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死亡不被认为是一种对生者原罪的惩罚、是倒霉、负面、结束、虚无等等,相反的,它被认为是充满解脱的希望与机会的大好时刻。它能够给亡者带来解脱的机会不止zhi~一次---在亡者的神识离开肉体后的那一刻直至转生的49天中的每一天中都有可能发生。在这样的时刻,一个富有修行经验又具有慈悲与菩提心的上师,往往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而这一切都在莲花生大士所著的《西藏度亡经》中有详实的记载。
藏人虽然信仰的虔诚度因人而异,但对前世及来世的因果轮回说都深信不疑,这是有它的历史背景的。因为佛陀本身就有转世灵童的预言,尤其藏传佛教诸多高僧大德的预言更示现了很多转世灵童,这对藏人的六道轮回观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 基于这样的人生观,藏人深知:虽然六道众生从根本上讲都是平等的,但自己能够在此生获得暇满人身是非常难得的,因此深感满足与珍惜。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众生脱离不开对快乐的追求。但追求快乐不但物质,还更重要是精神的富有。
2、保证来生不堕落三恶趣。堕落三恶趣的因是不清净三门,所以要清净三门。
3、能够脱离轮回,获得往生,

 

    佛陀曾在《俱舍论》中,对母亲怀孕的第七天开始到婴儿的成长、出生的状况,成人后老病死的过程尤其是死亡时断外气、断内气时肉体、心理上的感受都有珍贵、详细的教言。而藏传佛教在此基础上更具体地发展了:当死亡的征兆出现时,我们肉体的五大元素开示出现消融的征兆。首先是土大溶于水大,体力消失,脖子无法支撑头部;然后是水大溶于火大,口、眼变干等;火大溶于风大,身体、四肢变冷;接下来是风大溶于心识,呼吸开始困难,这时往生者的神识尚没有遇到恐惧,是断外气的时刻,此刻是为其传颇瓦法、修本尊法和诵经及诵祈愿文的最好时机,亡者很容易往生。下一步当心识溶入虚空,即代表父亲的白明点与代表母亲的红明点在心轮处碰撞,两种能量结合的结果是心识与心流同时消失,这是断内气的时刻,也是虚空溶入光明的时刻。好的修行者会在此刻,在禅定中认知根本光明,获得解脱,证得法身。有的修行者会保持禅定状态许多天,甚至许多年。而对于一般的亡者,有的人依靠生前的修行,能够认知此后在自己的面前显现的各种恐怖的声音、吓人的景象均jun是自己本性的幻现(觉),空性无法伤害空性,只要专注于祈请本尊、根本上师等即可保持一心不乱的中阴状态,这样才更有把握往生净土,关闭转生六道的胎门。

 

   这里我不得不提的是藏传佛教中著名的颇瓦法,即迁识法,可以将亡者的神识直接迁移到佛菩萨净土。这被认为是应对死亡时往生净土的最实际也最有效的方法,可以自己修,也可以为他人修,自利利他。获得颇瓦法的成功加持要依靠三要素:一、修持者对上师的虔诚;
二、上师对众生的慈悲心;
三、修持者能观想种子字由中脉往上投射出去的能力。

藏传噶举传承中最主要的修行为“大手印和纳若六法”,那若六法的其中之一即是破瓦法的专修法。虽然其他传承也有各自颇瓦法的修法,但直贡噶举中的颇瓦法修持更是 颇具盛名。直贡噶举每个猴年,12年一次要举行颇瓦大法会。上一次参加颇瓦大法会的信徒有三十多万,来自世界各地,高原大地上布满了前来求法的人群,盛况空前。直贡噶举的创始人吉天松贡的红色法座更是具有传奇的色彩。这位约在八、九百年前圆寂的大成就者,依靠其慈悲愿力与加持力,传说只要把亡者的遗体放在其法座前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可以获得颇瓦法加持的瑞相。因此藏人凡是有条件的话,即使通过几千公里的路,也要把亡者的遗体送到其法座前。
依据佛陀的教言:虽然我们的身体显现为真实的,它来自我们的父母,但实际上它是来自我们过去无数生的因缘业力,由无明所起,是一种幻化。同样地,死亡也是一种幻化。不仅如此,三千大千世界和太阳、月亮等都跟我们自己及所有生物一样,都是一种幻化和显现。而每一个显现都是一种中阴状态,即生与死中间的状态。所有中阴,藏文中的Bardo,就是代表着一种中间状态,一种过渡。死亡后的中阴是死亡与转生之间的过渡。而我们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梦境,每一个念头的灭与生,都是一种过渡,即一种中阴。
基于这样的生死观,在藏传佛教的传统中,死亡被认为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而肉体的死亡从来不被认为是遥远的事情,它像闪电一样的无常:有的胎儿死在母亲的子宫中;有的生下几天、几个月就夭折了;有的即使成年但很早就死了。我们有这样的比喻:生命就像是一盏油灯,一阵风就能把它熄灭。因此我们常说:今晚睡下了,谁知道明天和下一世哪个先来。这听起来有一点悲伤,但是如果把这种悲伤转化为正面的修行---藏传佛教恰恰是把凡人对死亡与无常的恐惧转化为一种精进修行的动力,即唯有修持正法、清净身、口、意三门、累积善业、忏悔恶业才可以彻底摆脱轮回,往生净土。像密勒日巴尊者所说的那样:“我也害怕死亡。但我通过长期的思观死亡及无常,我已经脱离了对死亡的恐惧。”因此,最好如密勒日巴尊者那样即生获得佛的果位,或者往生极乐世界,即使不能,如果可以在死亡后的中阴中获得解脱,也是非常有益的做法。至少可以保证来生获得人身,不至于堕落三恶趣。
如果有了以上的把握,藏人认为死亡是可以以开放与豁达的态度对待的。因为从小就接受无常的观念,生命之灯燃尽的时候自然会死,藏人过了五十岁反而越来越满足与快乐。他们深知能接受随时发生的死亡、并活下来一年比一年不容易,既然一生中可能的时间都已经用来修行,因此越老越该放下执着,以平静的态度迎接死亡。
   因此,为了使亡者能够顺利地往生,亲属要尽力给即将死去的人保持一个安静、和谐的环境。在其断气后遗体一般至少要三天不被移动。此外,亲属们还要请具格上师为亡者做为期多天的超度和有益于亡者的功德法事,最长可达49天。整个超度过程也是非常神奇的。有经验、修行好的上师会根据亡者不同的死亡方式,选择不同的经文、法器、观想和咒语的方式。上师更各自具有检验亡者的神识是否到达超度地点的独特办法,而此刻也是再度向亡者传授颇瓦的好时机。为了使亡者断除对肉身的最后执着,上师最后会烧掉其神识寄居的纸坛城,促其往生。

 

   综上所说,在藏传佛教中,死亡不代表的是消极与毁灭,正相反,它虽然繁忙,却是一个处处充满机会与解脱希望的时刻。

正如《西藏度亡经》中所说:“人若不习死,将违愿而死;习死而知生。”因此我们只有透过修行,珍惜获得暇满人身的机会,让我们所本然具备的佛的功德及佛的加持力得以显现,我们才能够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放下恐惧、贪恋、嫉妒等,以平静、放松、自然的态度迎接死亡。即使我们做不到像大修行者那样证得虹光身,或者化入虚空、融入禅定等,但我们可以像一只雪山狮子那样勇敢、平静地死去。这样的话,我们的人生才有意义,人生的价值才能够得以真正的体现。

 

   祈愿: 遍虚空尽一切 如母有情众生能够早日脱离六道轮回,获得佛